各地重拳惩治“村霸”,基本肃清农村黑恶势力

2021-03-25 11:28:22 信息来源:网络
  3月25日消息,肆意干预村务,操纵基层政权,导致村"两委"队伍软弱松懈。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威市中宁县,沿村叫喊北沟水乡,"村霸"马曾在农村利用家庭力量。
  随着打击犯罪、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入,马等邪恶势力垮台,依法严惩。2019年,北沟沿村整顿了软弱松散的党组织,选举村干部经村民批准,带领每个人脱贫致富。
  曾几何时,一些地方"村霸"长期控制基层政权,成为地方重大癌症,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,破坏农村基层政治生态,群众反映强烈。
  各地在反罪恶专项斗争中,坚持打击和除恶,严厉打击"村霸"等农村邪恶势力,大力整顿软弱松散的基层党组织,基本消灭农村邪恶势力,夯实基层基础,建设坚强堡垒,明显改善农村政治生态和治安环境。
  江三",绰号"江三",长期利用村干部和家权的影响力,聚集了九人,如他的儿子、侄子,从事土地违法犯罪活动,形成了一个以亲戚血缘为主要纽带,由他领导的黑社会组织,近两年来,该组织实施诈骗、闹事、聚众打斗等一系列犯罪活动,非法获利500多万元。
  经过审判,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法院裁定江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、诈骗罪、滋事罪、聚众斗殴罪等罪名,判处他23年有期徒刑。二审维持原判。
  自专项斗争开始以来,黑龙江省初审法院涉及犯罪势力和邪恶势力的刑事案件中,有12%是由基层政权和"村霸"掌握的。依法审判若干相关案件,有力地打击了"村霸"性质利用家庭和氏族势力在农村游荡、左右一方、压迫和伤害人民的合法权益的有组织犯罪。
  为了伤害群众的"地蛇",扰乱基层的"恶霸",破坏经济的"吸血鬼",腐蚀基层政权的"土皇","村霸"不仅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,侵犯群众的成就感,而且严重侵蚀基层政权的政权权力,危害农村的和谐稳定。
  对此,各地严打,严厉打击"村霸"等邪恶势力,依法严惩罪犯,彻底消除了这种毒瘤。
  河南警方严厉打击"村霸"、"氏族恶势力"、"雨伞"、"软暴力"等犯罪行为,共同查处,绝不姑息。陕西省西安市两级检察机关以"村霸"和"氏族恶势力"为重点,受到群众的强烈打击和严惩。
  为了充分调动群众举报恶势力的积极性,辽宁、河南、安徽等地的公安机关也设立了举报"村霸"专项奖金,鼓励群众积极举报和揭发罪恶势力。
  据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20年11月底,农村共有1198个与黑社会有关的组织,占农村黑社会组织总数的33.4%,13272个农村黑社会犯罪集团和团伙被依法取缔,3727个"村霸"依法受到严惩,41700名农村干部受到刑事处罚,参与"村霸"犯罪和罪恶活动的村干部41700人,已从农村干部队伍中被彻底消灭。
  三年来,一大批穿越农村、压迫人民的"南方恶霸"和"北方恶霸"依法受到严惩,农村邪恶势力基本消灭,群众拍手。
 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千里镇瑞陵村"被誉为"盆景之乡",然而,广阔的市场和丰厚的红利却引起了一些人的贪婪和垂涎,瑞陵村原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彭某,一批村委会干部长期垄断了该村的盆花产业,村民们不敢说出来。
  专项斗争开始后,彭领导的黑帮一举歼灭,这只是瑞陵村改造的开始,地方党委政府已尽一切努力,整顿软弱松懈的基层党组织,采取实际行动,寻求实效。
  金珍党委立即更换了村党组织成员,及时加强了党支部和村委会成员,瑞陵村的治安和经营环境明显改善。
  养汤止水比从水壶底捞工资要好。要想消灭邪恶势力,关键在于基层的堡垒是否被夯实和建造。
  各地以专项斗争为契机,努力解决农村基层党组织薄弱、支离破碎的问题,推动农村基层党组织"增强筋骨"。
  每年,按照5%-10%的比例,确定软弱松散的基层党组织,坚决清理"两委"中受到刑事处罚的"村霸"和与罪恶有关的问题,福建省厦门市继续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,三年来查处了七十一个软弱松懈的村级党组织。
  2020年以来,云南省对全省181000多个基层党组织进行了全面覆盖调查,共调查了2128个薄弱松散基层党组织,采取了领导干部联组、团结建设、村委会成员选拔、加强监督指导等整改措施,基层党组织战斗力明显提高。
  江苏、湖北、陕西、内蒙古等地建立了基层考生联合考试机制。在新一届"两委"期间,组织部门协调政法、纪检、书信互访等部门组成联考小组,检查考生资格,坚决排除万难。
  到202年11月,全国共调查了薄弱松散村(社区)党组织101621个,其中92896个(91%)得到整改,其中5579个涉及犯罪和罪恶,5424个(97%)得到了纠正和改造。消除"村霸"后,填补了3369名空村干部,占90%,其中1165人填补了1294名村(社区)书记,挑选和加强了一批农村基层干部,农村基层组织明显优化。
  违法卖地利润850000多元,侵吞集体经济资金360000多元,骗取征地补偿费200多万元。贵州省铜仁市德江县盐塘乡关口村是该城扩容的"黄金宝地"。他在担任村委会委员、村长、村支部书记期间,利用家庭力量在农村闲逛,肆意侵占集体资产,利用权力垄断当地交通事业,非法转卖土地,私自侵占集体经济补偿费等。
  2018年7月,德江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以强迫交易、挪用公款罪被判处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。
  以一个典型的例子,铜仁市继续整顿软弱松懈的基层党组织,认定该村"两会"中有417名成员受到刑事处罚,有"村霸",有犯罪、犯罪等。
  村霸"控制村级事务后,对工程项目、资源开发和市场管理进行了干预,"先发制人腐败"的发生率很高。
  各地针对这一特殊斗争,全面采取专项行动,清理和整顿农村集体资产、资源、资金,严厉打击"三资"领域的犯罪犯罪,切实保障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合法权益,为农村的振兴和发展作出了进一步的贡献。
  河南省开封市全面开展了农村集体"三都"违法侵占专项整治工作。截至2020年8月底,已从非法侵占和侵占土地中追回了44000多亩土地、96000多平方米房屋和4000多万元。
  吉林省四平市清理农村集体经济资源1.2亿元,清理资产2亿多元,资金8000多万元。
  广东省鹤山市全面推进农村集体"三都"管理专项行动,纠正了840个欠缴租金、坐席费等问题,收回集体租金1000多元,积极推进产权清晰、权责明确、管理高效、民主管理、监督到位的管理体制,促进了"三资"阳光管理的运行。
  各地坚持艰苦奋斗,基本消灭了"村霸"等农村邪恶势力,有效整顿了软弱松懈的基层党组织,突出了农村"三都"专项整治的成果,农村政治生态和治安环境明显改善,人民一直对此赞不绝口。
上一篇:加速“两区”建设,打造首都发展新高地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上海之窗-今日上海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